李庭丰 联储政策难猜 美滙弱势未除

时间:2020-01-14 作者:

 

李庭丰 联储政策难猜 美滙弱势未除

美国近期公布的数据好坏参半。非农职位数量维持于20万份以上,平均工资则保持于2.5%按年增长水平,7月份零售销售按月升幅为今年最高,而8月份纽约州製造业指数更升至35个月高位。

可惜的是,6月份个人收入并无增长,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6月份製造业指数跌幅大于预期,同时市场最关注的通胀表现就更加令人失望,市场原本预期7月份按年增长有可能回升至1.8%,但结果却少于预期,最终只录得1.7%增长。市场因此更加忧虑年底前美国的通胀水平,是否有力回复至2%的联储局目标。虽然过去3次加息中,通胀水平并非每次都达至2%目标,当中于6月份加息时的通胀水平更是去年10月以后的最小增幅,然而未来联储局会否再次「打破」所定下的规定呢?

联储内部观点分歧

早前明尼亚波利斯及圣路易斯联储银行总裁均对当前的通胀表示关注,星期三公布的7月份会议纪录内容就更加强化了他们的观点。其中,部分委员更表示,未来低于2%通胀的时间可能较早前预期为长,因此直接打击了年底前再加息一次的观点。根据彭博截至星期四的数据,12月份加息的机会率再次回落至少于四成。

言犹在耳,联储局主席耶伦于6月份会后声明中再次重申:「有信心中期通胀会回复至储局定下的2%目标」。联储局官员对今年内会否再加息的看法似乎出现分歧,亦有可能左右未来联储局的对策。然而笔者却更加关注耶伦提及的「中期」的定义。「中期」其实是多久?是今年还是明年?一系列的问题事实上或许并无定论…

多名理事退下火线

由于耶伦任期将于明年2月届满,若「中期」的定义是涵盖至明年,即下一任联储局主席很有可能要于如何缩表及有效振兴通胀之间取得平衡。可能你会质疑换一个主席又怎会对联储局产生重大影响呢?但是除耶伦以外,还有5名理事都会退下火线,言则若耶伦最终确定离开联储局,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明年可以最多提名6名委员入局,因而不排除会对联储局构成影响 。

受到通胀预期影响,美滙指数无可避免地受到拖累,加上地缘政治风险升温,美滙指数的反弹力度并不明显,并更于星期四早上再次跌破20天平均线水平。技术上,美滙指数的下行压力并未完全消退,短期的主要支持位仍是8月初的15年低位92.548水平,而主要阻力则出现于50天线约95.17水平。

近期地缘政治风险加上市场对联储局加息时间表存隐忧,促使部分资金流出美元同时流入日圆及黄金避险。日圆兑美元较7月低位上升逾5%,而同期黄金期货更上升超过7%。市场相信,若未来地缘政治风险持续升温,将不排除投资者会视日圆及黄金为主要的避险工具。若美国及环球各国继续採取逐步收紧货币政策的态度,相信由于黄金并不会产生利息,因此得以受惠但上升的幅度将可能有限。

 

围观: 967次 | 责任编辑: